娃娃從小到大很少夜半驚魂夢中狂哭的。

昨天夜裡,突如其來的號啕大哭、外加瘋狂揮舞拍打、發功應敵狂踹無影腳;
我跟老公都被她的「莫名」噩夢嚇一大跳,急忙起身安撫正與強敵「奮戰中」的娃娃。
一向「被需要」的把拔,昨晚也不耐強敵的威力!睡意正濃的好心起身安慰竟換來娃娃的飛天無影腳伺候。(什麼愛爸啊~現在還不是照踹不誤)

『媽咪抱抱好不好?』
娃娃發功應敵之餘,竟然欣然點頭接受我的柔情招式。
最後,總算在媽咪的懷抱中放心又安心的擊退大敵呼呼睡著了!(看到沒~其實女兒平常都在利用你而已。什麼「路遙知馬力...」的...誤會一場而已啦~)

至於,娃娃噩夢中的「大敵」,應該與白天我跟娃娃學校老師通電話有關。(現在的小學服務真好ㄟ!在開學之前會先與家長通電話了解學生個性、氣質與身體狀況、學習態度...等,做為級任老師全方位教學的參考依據。當然也預告將來教學的基本準則,與新鮮人家長應注意配合事項。超優!也讓小一新鮮人的新鮮家長面臨未知的小學教育有基本的了解與適度的放心。)

我也只不過在與級任老師通完35分鐘後的電話,告知娃娃一些基本的小一生該具備的基礎如:老師說:『應該要先記住ㄅㄆㄇ,上小學後的拼音練習會比較輕鬆。』之類的話題。然後,在睡前請她練習寫了「ㄅ、ㄆ、ㄇ、ㄈ、ㄉ、ㄊ、ㄋ、ㄌ」各三遍而已,還順便宣告從今晚開始以後每天要練習8個注音符號。應該算不多也不少剛剛好的練習吧!(都是馬麻的錯啦!暑假安排科學營的滿檔課程,錯失上正音班的時間。)

沒想到,小一新鮮人的壓力到了晚上就化身成為ㄅㄆㄇ大巨人,與之瘋狂開戰對打。第一次,把拔被踹在一旁(Honey~辛苦你了,你好可粘喔!);生完小喬後,第 一次將娃娃擁在懷裡入睡。

剛才從外面回到家中,請娃娃練習ㄅㄆㄇ;才提筆畫完格子(吼~說什麼她要先在白紙上劃一格一格的位子寫ㄅㄆㄇ啦~真搞不懂~是在玩還是逃避)寫了ㄅㄆㄇㄈㄉ各兩遍而已,門鈴聲大作,大頭又來湊熱鬧;接下來未完成的ㄅㄆㄇ、筆紙全被丟在一旁棄之不顧了!逕至玩溜滑梯打沙發腰墊杖(一整個生氣,還要強忍怒氣好言勸說)
好不容易,勸回來坐在桌前才欲提筆繼續,又被大頭搶走筆在練習紙上畫畫『這個是你爸爸、這個是你媽媽、這個是你、這個是你妹妹』。兩個人還有說有笑的你畫完我畫 ,我畫完換你的一派輕鬆玩樂。

後來,大頭還把娃娃的筆搞丟。娃娃追出去要大頭回來幫忙找筆,已經追出去一個小時又20分鐘了,還沒回來!(吼~不管了!晚上的ㄅㄆㄇ大怪獸重返,老娘也沒辦法了!)

Honey~怎麼辦?想想辦法吧!你最厲害了~

katharin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