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故事應該從晚上娃娃寫完功課拿給我簽名開始說起......

『 你的名字寫錯了耶!這裡(姓)少了一個邊,變成O ( 少了一個邊的姓 ) XX了?你可以把你的名字寫整齊啊!不然,別的不認識你的人看了你的名字會想:『 哇 ~ 這個人的名字怎麼寫的這麼亂啊!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 』。你才一年級不要學我們寫字,』
我就是要學你們寫字!
『 你應該要先學寫正確的字、好好的寫整齊讓人看得懂,對自己負責這才是你現在應該要有的學習態度!  』
不要管我!我自己決定(字怎麼寫)!
『 不要管你!我怎麼可能不要管你,你才幾歲?那明天的體驗課是不是我也不要跟你去?』
好,你不要去!
『 可是我不去的話你怎麼去,我要輪值ㄟ,如果媽媽不輪值你根本就不能去! 』

發生以上事件時的我沒有大聲音、沒有動怒(只是稍有慍色)、只有規勸,這是發生在晚間8點半的親子對話,不能算衝突,接下來發生的事件才算是衝突小火花.............


『  不~ㄨ!不~ㄨ! 』甜心喬拿起一本在床頭櫃上的睡前讀物《小安鶉捉迷藏》一路發出「不~ㄨ!不~ㄨ!」聲音,搖晃走到我身旁坐下示意媽媽為她唸晚安書...
『 小安鶉捉迷藏。 「小安鶉和小雞在玩捉迷藏。」 』
不~ㄨ!不~ㄨ!
『 「平手!再一次!」「剪刀、石頭、布!」 ...... 』噢 ,原來那個不ㄨ就是書裡小雞與小安鶉猜拳的啦!

就在我給甜心喬唸書時,娃娃也從書櫃挑選了《南瓜湯》自己邊看邊聲明
等一下我看完一遍你要唸給我聽!
『 我不想幫一個不對自己負責的孩子唸書,你自己唸!』

『 「....小安鶉和小雞跟著媽媽一起回家了。」,她們一起回家睡覺了,我們也該睡覺囉!』

唸給我聽! 』開始嚎啕大哭
『 我不會唸給你聽,除非你改進你的學習態度! 』
我來決定!你要唸給我聽!
『 我說過了,我不唸!』
『 很晚了,該睡覺了,早點睡明天才不會起不來!』一個隨手關燈動作後,娃娃接著下床開燈,繼續她的"盧功"
唸給我聽!
『 把書拿走! 』《南瓜湯》就這樣突然橫擋住隔開正在打簡訊的我與手機
唸給我聽! 』繼續再接再厲發揮娃娃無窮盡的耐心,這種盧功也能算是優點一項嗎?
『 請。把。書。拿。開。 你不要惹火我了!』
你才不要惹火我!哼~ 』娃娃手叉腰回贈這句話

『 XXX(娃娃的名字),我告訴你,我愛你!但是你要講道理,在你沒有改進你的學習態度前,我不會唸給你聽!你看,像馬麻如果做不好或做不對的事情,別人跟我講我會改進,因為改進了下次才不會又重複做不對的事情,這對我是有幫助的。你也一樣,如果做不好或不對,要接受別人的勸告,這樣才會改進、下次就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這不是你自己決不決定的事......不是嗎?你自己好好想一想! 』

『 我不唸!我要關燈了,美眉生病了讓她早點休息!』

娃娃真的可以獲頒「鍥而不捨最佳盧功獎」,「答 ~」一聲,Oh ~ 買尬的

『 請關燈!美眉生病要睡覺! 』
我在想事情!
『 想事情,關燈也可以想! 』
我在想有趣的事情一定要開燈!
『 那你可以去書房想嗎? 』
我自己去書房睡! 』說完便一手拖著被子夾著《南瓜湯》在腋下,另一手抱著幾個"朋友"一起,"離家出走"了。

真是破天荒!平常時候威脅利誘苦苦勸說都無法讓娃娃脫離將之佔為己有的我們的大床,到也是同一房間的另一頭屬於娃娃的單人床,而已經長期進駐美眉的嬰兒床儼然將之視為第二窟的窩為理所當然,今晚此舉頗具架勢!就在成功陪睡美眉後,緩頰給台階的基本動作還是不能少......


『 睡覺啦!已經十點了明天還要上學!走,我們回去睡!』打開還亮著燈的書房門看見娃娃坐在沙發上手上還拿著那一本伴我走天涯《南瓜湯》
我要看完才要睡!
娃娃立刻點頭癟嘴傷心哭泣
『 你知道馬咪剛才跟你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嗎?』
嗯,我只是這一次想要按照我自己的意思做而已!
『 那以後呢?如果你做不對或不好的事別人告訴你,你聽不聽?』
嗯!
『 你想我唸給你聽嗎?』
想!
『 好我唸給你聽。』
我唸到這裡...
『 松鼠和............ ,古老的小白屋又恢復和往常一樣的平靜和諧。唸完了,走吧!』
我想要自己睡在這裡! 』
終於可以不用跟你們擠了! 』(這句話應該是我的台詞吧!怎麼會是終於不用跟我們擠了呢???)



於是,娃娃真的抱著離家出走時間超過一年六個月直到最近才奇蹟似返家的Daddy bear和北極熊,還有在上週日才從跳蚤市場瑄家買回的Melody陪睡下,呼呼睡著了。娃娃的第一次自己睡覺,破天荒史無前例的第一次!七歲兩個月又二十六天!

彷彿在呼應幾天前凌晨一點半還在外遊蕩夜不歸營,接到把拔傳呼電話還義正嚴詞回以:『 噢 ~ 我今天不回家過夜,我忘了告訴你! 』的葛格的十七歲兩個月又二十八天的叛逆。

如果再加上即將到來美眉的兩歲的第一個叛逆,那麼,也就是說,再過四個半月我們家將會同時出現三個年齡層不同的三個叛逆的孩子???

我可以很晚了還不回家,然後你媽打電話來我跟她說:『 噢 ~ 我今天不回家過夜,我忘了告訴你! 』嗎? 』是的,我想P先生還不至於幹出這麼找死的事情來!


我想我該與P先生好好地反省檢討,是不是給孩子的自由過了頭?什麼叫自由?自由的意義是什麼?



這一個不平靜的夜晚,我在甜心喬37.7度微燒伴隨咳嗽因身體不適輾轉翻動難以熟睡、頻頻用手探測小人額頭溫度與擔心鄰房首次嘗試自己一人睡書房的娃娃踢被著涼頻頻巡房之下,突然有了全新的省悟→ 原來讓娃娃自己一人睡一間房,不習慣的人是我、擔心多於開心的人也是我,那個心裡忐忑還怕夜伴娃娃哭啼的人還是我。








katharin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