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娃娃渴望已久的捲捲頭。
柔柔妹妹則因疲累放棄整頭捲的造型,可是在娃娃姊姊笑開懷的如願以償笑容旁的柔柔,
卻露出超齡的甜美與嫵媚;兩張滿足的臉,十多分鐘就做得到!


自從媽媽變髮後,娃娃一直一直好嚮往有著與媽媽同樣的髮型;
只是,我是那種堅持不讓孩子體驗燙髮經驗的媽,
燙髮劑這種化學藥水對人體絕對有害無益,就連當媽的我自己都很少體驗;
若不是求變髮換心情我也不願意燙個捲捲髮。

娃娃則會在平日寫功課或任何閒暇時候趁媽不在家的一點時間裡做極有效率的探索;
所有屬於媽媽的蜜粉、腮紅、口紅、眉筆、指甲油、睫毛膏、衣服、bra、香水、鞋子 
‧‧‧等,很多很難盡數看起來很有趣的東西都慘遭毒手。
在返家後從娃娃唇上的口紅、臉上的腮紅、灑了一桌的蜜粉、滿室的嗆鼻味(適量的話會是香氣十足的香水味的)、
凌亂的化妝櫃...等留下的證物當中,猜測娃娃如何地有效率又留下一堆破綻的進行這項秘密探索行動。


今天,若不是Annie姊姊的整髮器以及二伯母的細心,娃娃在成年以前大概都無此機會體驗捲髮的樂趣了,要感謝二伯母的體貼心意還有巧手呢! ( 當媽的我實在沒有美國時間幫娃娃上捲子作捲髮造型,一來是懶,二來是我不會上捲子,而且家裡也沒有那些 "機斯頭 ")

Elica妹妹在媽媽的巧手變髮後,開心又滿意地乖乖靜坐一旁等著正在接受大師變髮中的娃娃姐姐。
( 媽媽戲稱Elica是 "毆巴桑")




變髮中的娃娃,暗自竊笑著!
整髮器上的兩隻二伯母的手則忙碌著滿足娃娃的變髮夢,真是辛苦了!



哪裡像 "毆巴桑" 啊!有這麼甜美的毆巴桑嗎?



娃娃史無前例的大變髮,如願以償後的捲捲頭加上笑得合不攏的嘴,嗯 ~ 滿意度應該是直飆百分之兩百的!
捲頭造型看起來也不賴,娃娃長大後應該可以做多方面的變髮嘗試!



後來接手幫娃娃整髮的我聽著娃娃頻頻發出疲累的哈欠忙問:『 你好累了!還要繼續嗎? 』

要! 』好堅定。
愛美到再累都要體驗整頭變髮,我想娃娃一定也會有邊整髮邊睡覺的功力的!
Elica妹妹只接受不到五次捲就被睡意擊退:『 我要睡覺了!


於是乎,娃娃的整頭捲加上Elica的一點捲造型,姊妹倆就歡喜地帶著新造型睡覺去了。
而且,非常堅持要一起睡覺。



捲捲頭造型陪伴娃娃翱翔夢境,
隔天一早起床後竟自動變成鳥窩頭了!
儘管如此,娃娃仍然很開心。

這個特別的體驗留在娃娃6歲又11個月的記憶裡,
等待將來的某一天,
娃娃開啟記憶寶盒重新回味,
那一個打著哈欠做捲捲頭的夜晚,
那一個與Elica妹妹共同變髮的夜晚;
或許,不記得拿整髮器的兩雙手,
整頭捲的體驗與滿足留在娃娃6歲又11個月的記憶裡。


katharin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